蘑菇直播app下载视频在线观看

“你快放开我,痒死了!”

“痒?”

“宫泽宸!你简直是个污神!你快放开!”

“不放!”

“救命啊,有人欺负伤员,简直不要脸!”

“爷就不要脸了,看你怎么反抗!”宫泽宸坏笑着哼道。

下巴的青茬在白皙的脖子上蹭来蹭去的作怪。

沈安安痒的不行,笑的有点儿岔气儿,急忙讨饶。

“饶命,我真的要笑的肚子痛了!”

“说点儿好听的。”

“什么好听的?哎呀,好好好,英明神武的宫先生,快放了我吧。”

“不够诚恳。”

古典淑女静静等待的那份唯美

“四少,四少好了吧。”

“不够亲切。”

“四……哎呀好了,四哥四哥,别闹了,我服了!”

宫泽宸愉悦的笑声自女人的肩窝处传了出来。

忍不住啃了一口,“还算上道!”

沈安安终于长呼一口气,笑的声音有点儿虚。

“架不住某人武力值爆棚,我也只能识时务了!”

宫泽宸却身体一阵紧绷,磨牙言道,“女人,你还真会折磨人!”

“到底是你折磨人还是我?倒是贼喊抓贼了!”沈安安不服气道。

拎起她的小手,放了下去。

“到底是谁磨人!嗯?”

沈安安手心一烫,脸上更烫。

人家都用“事实”说话了,竟是一下语塞。

看着女人倏然紧张的模样,宫泽宸终归是不忍心。

“别紧张,虽然我对你‘没安好心’,但也要先得到你的心!”

沈安安心头一震。

得到她的心吗?

她的确还没有做好准备,可其实她明白,她一颗坚不可摧的心墙正在慢慢瓦解……

***

齐芳菲整个晚上都在房间里踱步。

一刻没有沈安安的消息,心里始终是不踏实。

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菲姐,查到了,在圣安医院!”

“见着人了?”

“见着余威了,不过沈安安没见着,但是我问了,说是那女的因为车祸伤的很重,正在抢救!”

齐芳菲又确定的问道,“你确定那个女的是沈安安?”

“当时就一个女的在抢救,而且余威很着急的样子,应该没错的!”

齐芳菲忽然笑了,“这样最好!你们赶紧撤手,别留下后患。”

“是!”

挂断电话,齐芳菲长呼了一口气。

沈安安啊沈安安,跟我斗,你还是嫩了点儿!

这时,沈若兰推门走了进来。

脸上带着欣喜表情。

一上来就缠住齐芳菲的胳膊,撒娇道,“妈,给我打点儿钱呗!”

“要钱干什么?”

“买衣服啊!”

“上次给你打的钱都用完了?”齐芳菲不禁问道。沈若兰急忙言道,“没用完,可也快不够了,您也知道嘛,这以后我需要应酬的事情多得很,平时那么扑通的衣服就多掉价啊,我好歹也是沈家的女儿,平日里我已经很朴

素了。”

齐芳菲一听要钱,多少有些舍不得。

“你以后应酬也是为了程家,这行头的钱也得程家出,别一天傻乎乎的自己往里面搭钱!”齐芳菲教训道。

沈若兰脸上透着娇羞,“哎呀妈,我和程师兄才刚刚开始,怎么能上去就花人家的钱呢?您放心,现在都是投资,往后回报可就多了!”

齐芳菲一盘算,倒也是这么个理。

拿出手机来,转了账。

沈若兰一看手机上的数字,不甚满意。

抱怨道,“妈,您这也太小气了,你看看同为沈家女儿,您看看沈安安穿的是什么?沈若琳穿的是什么?我哪有几件上得了台面的衣服?”

“有本事让男人给买去,啃我这点儿钱算什么本事?”齐芳菲斥道。

沈若兰撇撇嘴,不再纠结这事。

转了一个话题,试探道,“妈,那个项链,咱们什么时候给程家?”

“问这个干什么?”

“我就是随便问问啊,不然师兄问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齐芳菲谨慎言道,“妈不是想瞒着你,是你现在还是太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这是咱们最后的筹码,怎么可能轻易露底?怎么,程耀阳问你了?”

“那倒没有,我是想着快点儿促成婚事儿,省的节外生枝。”沈若兰道。

齐芳菲抬手戳到了沈若兰的额头上,“瞅你那点儿出息,等你爸当上了行政总裁,还怕程家反悔?”

沈若兰心里还是着急。

真想早点儿成为程太太,让身边一众姐妹羡慕。

齐芳菲道,“这以后沈家就是咱们的,就算程家不识货,这海川乃至京都,多少豪门子弟呢,到时候妈妈给你随便挑!”

“我就喜欢程耀阳!”沈若兰嘟囔了一句。

齐芳菲给了女儿一个白眼,“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对了,那个沈安安带回来的保镖,你见过没?”

“没有,可是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沈若兰若有所思。

“你见过?”

“就是觉得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齐芳菲没好气的一叹,“行了,什么都指望不上你,你就等着当程家少奶奶得了!”

沈若兰听到这话,不禁笑的得意。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那天的宴会闹的风风雨雨,她沈若兰才是最大赢家。

***

沈氏集团的股东大会如期举行。

本来这种集团内部任职的选举活动,都不会对外公布,即便是公布了,一般也不具备什么新闻点。

可今天的沈氏大厦门口,却站满了记者。

红毯一路铺到广场尽头,装饰的犹如明星红毯一般,盛大又高调。

一辆辆豪车缓缓驶来。

下车的人都是沈氏集团的股东们。

闪光灯不停闪烁,盛装出席的股东们也都对着镜头一一招手。

记者的外面,还围着一群吃瓜群众,看个新鲜。

“这是什么活动?怎么一个明星没见着?”

“你瞎啊,没看到上面写着沈氏的股东大会吗?”

“股东大会弄的这么大规模?”

“这你就不懂了吧?如今大选在即,沈家这是在造势!”

“沈安安不是宣布分手了吗?沈家还帮忙造什么势?”

“你还真信啊?谁知道是不是什么炒作?现在这种事儿还少吗?”

最后一辆黑色的宾利驶入候场区。

沈长山与沈长坤兄弟两人下了车。

所有的相机聚焦在这一处。

沈长山稳重前行,笑的很官方。

沈长坤却活跃很多,脸上掩盖不住的喜悦,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沈先生,沈氏集团的股东大会都是年末举行,如今提前半年召开,是因为沈氏股票系统下跌的问题?”

Written by admin in 未分类

Next Post

为什么茄子视频app下载不了

“你快放开我,痒死了!” “痒?” “宫泽宸!你简直是个污神!你快放开!” “不放!” “救命啊,有人欺负伤员,简直不要脸!” “爷就不要脸了,看你怎么反抗!”宫泽宸坏笑着哼道。 下巴的青茬在白皙的脖 […]

Continue Reading